「砥砺奋进的五年」发现“第二个克拉玛依油田”――玛湖凹陷斜坡区勘探纪实之一

vinbet浩博

2018-02-23 18:45:16

投稿邮箱: 期待中~

克拉玛依日报首席记者 刘亚峰

9月11日上午,新疆油田公司召开了勘探开发重大成果嘉奖仪式。

此次嘉奖的重大成果有三个,排在第一位的是“玛湖凹陷斜坡区勘探”。

在嘉奖仪式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党组成员、中油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新疆油田公司党委书记陈新发说,玛湖凹陷斜坡区满凹含油的格局基本形成,这是继克拉玛依发现了克乌大油区之后的第二个大油区。

陈新发的这句话有两层含义――

第一,玛湖凹陷斜坡区“满凹含油”。也就是说,这个面积巨大的地质凹陷是一个满实满载的“大油盆”。

第二,这个“大油盆”的规模和质量所承载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可以媲美新疆油田的“大本营”、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克拉玛依油田。

我们可以这样说――玛湖凹陷斜坡区就是“第二个克拉玛依油田”。

而已经开发了六十多年的克拉玛依油田,也就是严谨的石油地质术语所说的“克乌大油区”的年产量,至今仍然占到准噶尔盆地近三十个油田和油区总产量的百分之五十左右。

玛湖凹陷斜坡区勘探成果被列入“中国石油2014年度油气勘探十项重要发现和突破”,同时获得中国石油股份公司2014年重大油气发现一等奖。

那么,这“第二个克拉玛依油田”是怎么找到的?勘探玛湖凹陷斜坡区石油地质储量用了多少年?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哪些挫折?历代科研人员又是通过怎样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才为祖国再拿下一个克拉玛依油田的?

为此,克拉玛依日报推出这组大型专题报道。

毛泽东说:“发展国民经济,石油要大上啊!”

1949年,国民党军队全线溃败,蒋介石在去往台湾之前,将中国大陆的工业设备能带走的都带走,带不走的尽量破坏。

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想给共产党政权留下一个一穷二白的经济局面,为日后反攻大陆做个铺垫。

毛泽东曾对周恩来、陈云感慨地说:“要搞建设,石油是不可缺少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没石油都转不动。” “发展国民经济,石油要大上啊!”

朱德不无焦虑地说:“有500万吨钢铁,500万吨原油,我们就能够打败任何侵略者。” “如果没有石油,飞机、坦克、大炮,还不如一根打狗棍。”

而那时,全国的原油产量每年只有12万吨,真可谓杯水车薪,根本无法满足新生共和国的需要。

1949年12月17日,彭德怀在翻阅有关方面上报来的文件档案时,发现了一份1943年苏联政府和民国政府关于在新疆合作设立有色金属和石油两个股份公司的议定草案。这让他眼前一亮。

12月28日,彭德怀赴北京参加中央人民政府第五次会议。会上,在汇报新疆的情况时,他将“草案”呈报给了当时在北京主持中央工作的国家副主席刘少奇,并请示中央政府考虑和苏联政府合作开发新疆的石油、矿产资源,以便发展新疆经济。经过研究讨论,刘少奇等中央领导认为“草案”有利于新疆的发展,可以为我所用。

1950年1月2日,刘少奇向远在莫斯科访问的毛泽东发去了书面报告,建议向苏联提出在新疆合办石油和有色金属企业的要求,以便利用苏联资本开发新疆资源,发展新疆经济。

准噶尔沉积盆地经历了二叠纪、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第三纪等5个地质历史时期,每个纪里都含有油气,像层层相叠的楼房,每一层楼房里都可能住着人们盼望已久的油和气。

后来的历史告诉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大油田就此诞生!

辩证断裂带:油气散失通道?油气存储仓库?

1956年2月,北京召开全国石油勘探会议,会议要求加快黑油山的钻井和试油,争取上半年查明黑油山构造的工业价值。

3月6日,国务院副总理陈云召集石油工业部部长助理康世恩、地质部副部长何长工和石油工业部副部长李人俊讨论加速新疆石油勘探的问题,并指示要进一步壮大石油勘探力量,克服一切困难,在两三年内查明一两个广大的产油区域。

石油工业部党组迅速组织讨论。4月7日,他们向陈云、李富春、薄一波递交报告。报告总结了准噶尔盆地勘探的经验和教训,认为在准噶尔盆地西北缘地区存在一条较长的断裂带,是很有希望的石油聚集带,而且储油层变化不大,对油田开发十分有利,应集中力量,大力勘探。

断裂带,是地壳运动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地质现象,如同将一块奶油蛋糕纵向切开。但两半蛋糕之间发生了纵向位移,一半蛋糕的奶油紧贴着另一半蛋糕的面饼。

但是,对于“断裂带”,专家们的观点又几乎完全对立。

4月19日,康世恩率领工作组和苏联专家一行20人赶到了黑油山。

随行的苏联专家认为,地层在这一带被断层切开了,在漫长的地质岁月中,石油都顺着断裂带散失到地表了。

而杜博民认为:“断层有破坏的一面,也有有利的一面。地层不会全是渗透的砂岩层,也有不渗透的泥岩层,二者相互交叠。地壳活动、断层切割地层时,断面一侧的泥岩会把另一侧的砂岩层封闭住,封闭的地方就形成了一个仓库,石油进了这个仓库,就再也跑不掉了。”

这种争论的场面是康世恩很愿意见到的――真理越辩越明。

此后的几天里,康世恩一行考察了黑油山1号井、吐孜玛扎沟、乌尔禾地区的沥青脉和魔鬼城,并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

恰恰就在此时――1956年4月23日,位于南黑油山两个局部构造之间的4号井又出油。

这时,康世恩心中其实已经有了明确的思路。

西北缘断裂带:新中国油气勘探的大本营

1956年5月2日,康世恩决定在乌鲁木齐召开一次中苏专家讨论会。会上,康世恩大胆拍板,果断决策――

新疆石油勘探的重点由南缘转向西北缘;继续扩大黑油山的勘探面积,在红山嘴至乌尔禾以北共约39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沿着西北缘断裂带部署了10条东西走向的钻井大剖面,地震、重力、电法、地质浅钻、深井钻探一起上,开展区域综合勘探。

康世恩的这一决策被称之为:“撒大网,捞大鱼”。这一天,也是克拉玛依油田进入全面勘探开发的起始日。

正确的决策带来了丰硕的成果――

1958年,在断裂带北端发现了乌尔禾油田;1958年,在断裂带中部和南端分别发现的百口泉油田和红山嘴油田。

到1959年底,克拉玛依油田已经具备了百万吨油田的生产规模;1960年,克拉玛依全年生产原油164万吨,占到了全国的石油产量的39%。

谈起这段历史,原新疆石油管理局老领导、后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的张文彬在《新中国石油工业的第一曲壮歌》一文中指出:“在地质勘探上,从克拉玛依勘探开始,突破了前几年只钻山前坳陷,不敢上地台的老框框。从克拉玛依以后,懂得了上地台找隐蔽构造,找断裂带,这对以后发现大庆、胜利等油田都起到了启蒙作用。所以说,克拉玛依油田的发现对中国石油地质构造的勘探是一个很大的贡献。”